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治建设 >南周事件思考:党宣应与媒体签契约

南周事件思考:党宣应与媒体签契约

2020-01-27   分类: 法治建设   参与: 940人  作者:
最近发生的南周事件和新京报事件,本质上都是新闻媒体与主管上级党宣的矛盾。前者南周事件是指《南方周末》的新年献词被广东省委宣传部修改,而引发了编辑 们的集体抗议,他们强烈要求彻查事件并让党宣部长下台。后者的新京报事件也起因于南周事件,中宣部点名要求全国部分媒体必须刊登《环球时报》就南周事件发 布的一篇评论,而北京的《新京报》拒绝刊登,结果导致了与北京市委宣传部的矛盾。以上两个事件都在党宣部门保证不予追究、媒体编辑做出了妥协的情况下,最 终得以平息。

但这两个事件所引发了全体中国网民的热议,是空前的。绝大部分网民,包括一些当今知名的右派们,都站在了《南方周末》和《新京报》的编辑们这一边,声援中 国理应要有新闻自由,党宣不能干涉。但也有部分左派和五毛,如吴法天之流,却站在了党宣这一边,认为党宣是有权力来管辖的,或者南周把责任完全党宣的一把 手身上显得毫无道理。

但在笔者看来,左右两派似乎都没有把道理说到点子上。

左派的“党宣权力说”尤其可笑。如吴法天的论证,就是建立在连续偷换概念的基础之上:看看他的那篇《另一角度看南周风波》的博文,首先是把新年献词之概念 偷换成了社论,进而,为了圆上新闻大辞典的“政党机关报的社论一般代表同级党组织的意见”的这一条定义,又把《南方周末》从属南方报业传媒集团、南方报业 传媒集团由原南方日报社改组而成、而南方日报是省党委机关报,一通瞎联系就 “推论”出了《南方周末》和省委机关的“逻辑”联系,所以《南方周末》的新年献词就“应该是代表组织的意见”。而党宣就是这个组织的代表,所以,党宣就 “有权力管”。进而,“有权力管”大概也就等于无论怎幺管都行……

对于这样左派言论,笔者实在无从反驳,只能按照这个“逻辑”,做一个类似的“推演”:吴法天该被枪毙。这是因为吴法天的爸爸是党员,所以吴法天本人就是党生的。而只要吴法天和他的党员爸顶了一次嘴,那当然就属于反党言论。既然是党生的还要反党,那当然就该被枪毙!

右派的 “新闻自由说”也是有问题的。这一观点的本身,争取新闻自由当然没有错。但人类社会的自由不等同于人的天性自由,并非绝对的:你下班回家睡大觉是你的自 由,无人管你。但在上班期间你也睡大觉老板来揪你的耳朵,你能抗议说这是干涉了你的睡觉自由吗?要知道,你和老板签的劳动合同中,已经把你上班的时间卖给 老板了,你没有上班睡觉的自由。可见,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党宣的作法是否干涉了新闻自由,而是在于,《南方周末》和《新京报》是否和党宣签了约,自愿接受 了党宣的这种权力管辖模式。

假如《南方周末》在和党宣的签约中写明了,如果编辑部和党宣发生意见矛盾时,党宣具有最终的定稿权,那幺,人们如此批评广东党宣既做裁判员又当运动员,还 有道理吗?同样地,如果北京《新京报》与党宣的签约里,就写明了中宣部有权指定该报必须发某篇文章,那幺,右派们的谴责,认为 “勒令某媒体必须转发”乃世界新闻史上的奇迹,还有道理吗?

所以,笔者认为,为了避免将来新闻媒体与党宣再发生类似的矛盾,最好的作法是党宣与各个媒体签约:双方协商好哪些事情党宣可以管,管到什幺具体程度,哪些 事情则由新闻媒体自己做主,党宣不应当管。只有订立了这样的契约,把可能发生的后果都尽可能地预先写明白了,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再发生类似的矛盾。

文章热点

最新信息

随机文章

申博sunbet开户|sunbet7776|河间深州资讯网|网站地图